把“全程记录”作为城管文明执法的新起点

【作者:市市容管理局】   【日期: 2017-6-7 11:12:07】   【浏览次数:874】

推行城管“执法全程记录”是一件好事

  是保护各方权益的需要

  因为前些年屡屡发生的负面新闻,现在说起城管,很多人的本能联想还是暴力执法。但客观来说,随着近些年舆论监督的发力,监管部门的改进,城管的负面新闻已经相对少了很多,执法的规范程度有了普遍提高。城管执法过程全记录应该算是一种成功经验,之前已有不少地方在试点,现在全面推行也在情理之中。

  使用执法记录仪,不光是保障小商小贩或者民众的利益,也是保护城管权益的需要。在网上搜索就能发现,之前也有过多起城管通过记录仪自证清白的案例。城管执法过程中很难避免纠纷、拉扯,记录仪是定纷止争、避免各说各话的最好工具。

  彰显住建部规范城管执法的态度与决心

  “执法全程记录”不但对规范执法过程、保障执法对象合法权益大有裨益,对执法人员也是一种有效保护,万一发生纠纷,“记录”就是一份自证清白的材料。就算你不记录,围观群众也会帮你记录,视频一旦被添油加醋传上网,对城管形象恐怕更加不利。不久前,公安部出台规定,要求6种情形必须进行现场执法视音频记录。如今,公安机关现场执法规范多了,相比较而言,城管“执法全程记录”难度恐怕要更大一些。

推行城管执法全过程记录势在必行

  是加强城管队伍建设的需要

  城管不能以违背国家其他法律法规为代价来履行城市管理的职责。要改变百姓的看法,必须先转变城管执法的行为。推行执法全过程记录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督查城管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是否依法行政,按章办事,也可以督查城管执法行为本身是否守法不违法。既有利于查找出城管执法过程中需要改进和提高的方面,也有利于促进城管执法队伍建设向着规范化道路迈进。

  是加强社会对城管执法监督的需要

  如果没有执法全过程的记录,往往会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现象。即便城管执法操作规范正确,也难以向社会澄清事实真相。即便城管执法过程有不当嫌疑,也无凭可查、无据可考。推行执法全过程记录,在一定程度上能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相大白于世人。

  是满足加大城管执法力度的需要

  虽然社会对城管执法“非议”较多,但作为政府的城市管理智能部门,不能因此而投鼠忌器,因噎废食,捆绑了手脚。必须担当起城市管理的重任,履行城市管理的职责。推行执法全过程记录,有利于城管部门将那些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恶意违反城市管理法规的人和事绳之以法。

  是满足“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需要

  城管执法代表政府行使权力,权力不能在“真空”中运行,更不能不受约束“法力无边”。城管执法必须有监管,要监管就必须有依据。执法全过程记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解决权力监管证据不足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讲,推行执法全过程记录是把城管执法的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制度安排。


规范城管执法从“全记录”开始

  发挥监督倒逼作用

  结合之前的各种案例来看,记录仪能不能起到客观公正的作用,还取决于有没有客观公正的配套制度。现实中可能上演的剧情是,一旦执法有了冲突、出现了不利于城管的场面,仪器就出现“故障”了,或者是没有录到该录的画面。对于类似“故障”,应该如何区分责任,需要更明确的制度规定。

  必须要认识到,这些年城管执法的逐步规范,最有效的力量来自于外在的监督,而全记录等技术手段,充其量是辅助手段。要让全记录发挥最大的监督倒逼作用,很关键的一点仍是要和鼓励监督相配合。虽然“通知”强调要定期对执法的视音频资料进行抽查检查,但这种上级抽查很难做到全覆盖,既然全记录已经成为通行制度,那就应鼓励摊贩或民众的外在监督。比如,对于执法不佩戴执法仪器,或者使用仪器不规范的,要鼓励民众举报,并公开相应的处罚措施。

  莫忘文明

  执法录像只能是执法进步的一个阶梯,而决不是制约执法权力的真正有效手段,因为正如笔录可以是伪造的一样,录像是可以裁剪的,所以,科技用于执法,并不能当然保证它的公正性与合法性,必须有一套制度安排来监督科技手段本身的运用。以讯问犯罪嫌疑人为例,全程录像不能证明没有刑讯逼供,因为这有赖于录像者是谁,录像保存在谁手里。如果录像者、保存者与执法者属于同一体制,这样的执法录像就失去了可信性。所以,在这个环节上,仅有录像是不够的,唯有文明执法、执法为民才是城管执法的唯一出路。